选墓地提前1小时电话预约
028-87558361
15982412095(微信同号)

杜甫《闻官军收河南河北》| 失态的狂欢

杜甫《闻官军收河南河北》

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

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

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

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

你好,欢迎来到《熊逸·唐诗50讲》。

通常来说,我们的喜怒哀乐都是由很切身的事情带来的,尤其狂喜的感觉更是这样。

在所有的感情里,属于悲伤一类的才最容易引发同情,所谓兔死狐悲、物伤其类。其实兔子的命运又关狐狸什么事呢?这实在是漫长的进化史塑造出来的生存优势,使生物(包括我们)对危机有更强的敏感,而欢快的情绪就没那么重要了,因为它并不关乎生死存亡。

所我们虽然会被喜剧逗笑,会被狂欢节的场面感染,会喜欢和幽默、乐观的人做朋友,但我们很难为别人的好运由衷地产生狂喜。

试想一下,假如你是李白的朋友,看到他正在“仰天大笑出门去”,你虽然会被他的情绪传染,也愿意分享他的喜悦,但你不大可能和他一样“高歌取醉欲自慰,起舞落日争光辉”。

这就是为什么在西方戏剧的历史上,大家总是认为悲剧比喜剧高贵的道理。是的,比起喜剧,悲剧能够唤起更深层次的情感共鸣,让你哭得比剧中人还要伤心。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写出狂喜情绪的诗歌远不如感时伤世、顾影自怜的诗歌容易流传。

如果有哪一首狂喜的诗特别受人称道,那多半是因为它所传达的喜悦关联着很多人的切肤之痛。它所带来的不是单纯的赏心乐事,而是难捱的坏局面终于结束的消息。

这就好比你有一剂灵丹妙药,既可以帮健康的人精神焕发,也可以给病人解除病痛。你就会发现,后者的快感一定远远高于前者,这也就是俗话讲的“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的道理。

杜甫的《闻官军收河南河北》就是这样一首有感于雪中送炭的诗:

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

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

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

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

读音标注:初闻涕泪满衣裳(cháng)。

1. 道与州与县

唐代宗广德元年(763年)的春天,官军高歌猛进,那一场险些摧毁唐王朝的安史之乱终于结束。流落在四川的杜甫听说了这个消息,兴奋得又哭又笑。

这倒不是出自什么忧国忧民的高尚情怀,不,那太空泛。而是因为杜甫实在受够了战乱的苦,他在洛阳的老家也变成了沦陷区,让他有家归不得。真切的忧国忧民,是因为国家和人民的命运真的和自己的命运息息相关。

现在战争结束了,马上可以北上回家了。杜甫赶紧收拾行李,联系渡船,忙里偷闲还不忘写诗,才有了这首《闻官军收河南河北》。

我们先看题目:“河南河北”是什么地方呢?这需要了解一点唐代的行政和地理区划:唐代的行政区划可以叫作州县制,全国分为三百多个州,州的下一级是县,一共有一千五百多个县。

这种设计是很有深意的,你会发现作为最高地方行政单位的州,竟然有三百多个,实在太零散了。为什么要这么零散呢?因为中央集权需要内重外轻:重来自高度集中,轻来自高度分散。

但是从管理角度上讲,三百多个州,普通人根本记不住,实在有大而化之的必要。不妨想象一下,如果今天中国有三百多个省,你的地理课该怎么及格呢?

所以在唐太宗时代,全国分为十个道,简单好记,其中就有河南道、河北道。到了唐玄宗时代,十道被重新划分为十五道,原先的河南道被分为都畿道、河南道两道。

杜甫讲的河南、河北,就是十五道意义上的河南道、河北道。“道”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行政区划,大约相当于我们今天划分华中、华南这些片区,只是地理意义上的区划。

当时的河南道、河北道和今天的河南省、河北省有很多重合的地方。杜甫要回的洛阳老家,就在河南道。

2. 青色的春天和春天的酒

“剑外忽传收蓟北”,“剑外”指的是剑阁以南,那是杜甫临时安身的地方。“蓟北”大约是今天的河北省东北部,那是安禄山、史思明叛军的大本营。

官军收复蓟北的消息忽然传到剑外,杜甫的反应是“初闻涕泪满衣裳”,老泪纵横。这样的好消息一定立刻就和家人分享,“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

古汉语所谓“妻子”,既可以指今天意义上的妻子,也可以兼指妻和子,而古汉语里的“子”又可以兼指儿子和女儿。这句诗里的“妻子”就是兼指妻和子的。为什么这样讲,是因为“妻子”和“诗书”构成对仗,而“诗书”的原始涵义是分指《诗经》和《尚书》,后来也可以以点带面,泛指书籍。

安史之乱历经八年。八年间,杜甫一家人颠沛流离,吃尽了苦头,如今终于苦尽甘来,还乡有望。“漫卷诗书”,胡乱卷起书本,这种毫无意义的动作,恰恰是因为“喜欲狂”的缘故。

接下来,“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貌似明白如话,其实还真不容易解释。可以说杜甫因为情绪很高,所以看到的天色是白日当头,看到的风景是春光明媚。这样的好时节里,正该纵酒放歌,踏上回乡的旅程。

但“白日”还有一种版本写作“白首”,意思也讲得通,人都熬到满头白发了还要纵酒放歌,这才真是“喜欲狂”的样子。

诗句里的“青春”并不是今天的意思,它的原始涵义是“青色的春天”。没错,很奇怪,因为这从五行理论发展来的,不同的颜色搭配不同的季节。

儒家十三经里边有一部字典性质的书,叫作《尔雅》,这样解释一年四季说:“春为青阳,夏为朱明,秋为白藏(cáng),冬为玄英。”所以我们会在诗词里看到“玄冬”“朱夏”这种词,“青春”也是同样性质的词。但奇怪的是,唯独很难见到“白秋”。这是为什么呢?

我们正好复习一下前边讲过的知识:“白”有一个意思是“素”,也就是一件东西本来的颜色,没有经过染色和修饰。刘长卿有一句诗“天寒白屋贫”,这个“白屋”不是白色的屋子,而是朴素的、简陋的、没有装饰的房子。所以在这个涵义上,“素”可以代替“白”,我们虽然很难看到“白秋”这个词,却常常可以看到“素秋”。

现在我们就知道,在五行系统下,配上了不同颜色的一年四季,分别就是青春、朱夏、素秋、玄冬。

“剑外忽传收蓟北”,这是春天的事情,所以“青春作伴好还乡”。还乡的路上,正好春天的风景陪着自己,简直不能更美妙。

但是,“青春”也许是另外的意思,指的是酒。既然“白日放歌须纵酒”,纵什么酒呢,那就“青春作伴好还乡”吧,让“青春”这种酒陪我一路。这种理解路径是苏轼提出来的,倒也在情在理,因为唐朝人给酒取名字常常用到“春”字。

就拿“剑外忽传收蓟北”的“剑外”来说吧,“剑外”就是剑阁之南,所以也叫剑南。唐朝人李肇写过一部《唐国史补》,其中提到唐朝各地的名酒,就有一种“剑南之烧春”,也就是产于剑南的名叫烧春的酒。当你再喝到剑南春的时候,就能想到它的名号是有这样一番来历的。

再看全诗的最后两句:“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这两句诗是著名的流水对。

所谓流水对,是对仗里边的一种特殊形式,上联和下联各是半句话,连在一起才构成完整的一句话,所以比常规的对仗更显得自然流畅。

这两句诗里边,重点字是一“即”一“便”,显得特别迫不及待。这种感觉,好比今天从广州到圣地亚哥,明明是一场需要饱受舟车劳顿的颠沛苦旅,但偏偏要说“才从广州飞到北京,马上就从多伦多转机飞到圣地亚哥”,好像三下五除二,不费吹灰之力似的。

真实的旅途当然不可能这样顺畅,但诗人在心里边,已经把所有要走的路一下子都走完了。

今日得到

杜甫的诗号称沉郁顿挫,随便哪一首都有苦大仇恨的味道,所以这首《闻官军收河南河北》特别显得难能可贵。它写出了一个人狂喜到失态的程度,又因为狂喜而完全不介意自己的失态。

解读这首诗,我们顺带谈了谈人对悲喜感知的心理差异,梳理了唐代的地理和行政区划,还有四季的特殊称谓和酒的特殊名称这些很冷门的知识。

在我的《唐诗50讲》里边,时不时会有这类知识出现,希望在你积少成多之后,对唐朝的社会风貌能有一种近乎直观的感受。

今日思考

你有没有过狂喜到失态的经历呢?是因为什么事情?你又是怎样表达这份情绪的?旁人的反应都是怎么样的?有没有忽然想起一句诗呢?欢迎在留言区分享你的感受。

熊逸

《熊逸·唐诗50讲》到这里就结束了。我们从今人跟古人相通的生活场景和情绪讲起,我却带你进入了一个斑斓迷人的文学世界。希望你能在诗歌中找到安慰,也找到自由。

我还会不定期回到课程中加餐,期待很快和你再见面。


主页                         陵园介绍                        墓型介绍                        公墓新闻                         风水文化
联系我们:
028-87462085
联系QQ:1559307598
手机号码:17898150770
联系邮箱:1559307598@qq.com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