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墓地提前1小时电话预约
028-87558361
15982412095(微信同号)

六祖慧能的“三无”,简单讲,“无相”就是不执着于客观世界

六祖慧能的“三无”,简单讲,“无相”就是不执着于客观世界,“无念”就是不执着于主观心念,“无住”就是说人原本的心念是迁流不息、不会停留的。

1、无相,源于《金刚经》的“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这句名言。我又看了一遍《盗梦空间》,再看一遍觉得诺兰确实伟大,这不仅符合佛洛依德的意识与潜意识;也符合老庄所说“是蝴蝶梦我还是我梦蝴蝶”的意境;“天上一日地上几千年”这一佛经提到的也和梦境的多层空间里对时间的描述;另外梦境空间的死亡代表“觉醒”的说法,也让我联想到受佛教影响的武士道精神里为什么可以把剖腹自杀能做到那么视死如归了。

2、关于无念,我的理解如下,还静待明天的解说。心理学讲究主观,叙事疗法的理论基础“现象论”里提及“世界未知论”,意为人的主观认识无法反应世界的真相。存在主义承认世界也许是无意义的,但人仍然可以自己赋予生命的意义。以前我一直困惑于到底是“境由心生”还是“心由境生”,到现在彻底明白是怎样把他俩合二为一了。

3、关于“看山水”的三层论里熊逸老师提到“但你心里要知道,其实山不是山,水不是水,那才是“真谛”。只不过你活在人世间,有时候难免揣着真谛用俗谛。” 让我彻底明白第三层的意思了。心理学客体关系理论里提到我与你,我与它的关系的区别,我概括为“无条件性”。马斯洛的后人本主义提到人的自我实现里也包括审美的需求和认知的需求。很多人不理解马斯洛为何会把审美和认知需求特意放在自我实现范畴里。王国维的《人间词话》里提到审美观与认知的结合,我想就把这些理论都殊途同归了。

人本主义心理学大师罗杰斯在《人类形成论》的导言里提到美国的科学、欧洲的哲学与东方的宗教。我想这些都代表着人类在发展过程中积累的认识世界和自己的宝贵思想。在某种角度说殊途同归,但在各自发展过程中早已相互影响相互作用相互印证中了。

4、卧轮禅师的“不动心”论,能理解慧能大师的无相无念无住自会理解如何让心不会对外在世界和内在习性所驱使,而做到心不为所动的境界。所以我认为从这方面理解,慧能是赞同卧轮禅师的论点的。但“不动心”容易让世人理解为,为了逃避痛苦“冷酷无情”“压抑回避情感”“不相信人与人善与爱的真情存在”这一歧途,所以很多出家人为逃避尘世间的情感纠葛和世俗纷扰,以为断绝尘缘选择出家就解脱世俗的苦恼了,实际是一种逃避。真正有彻悟的出家人是应该可以接纳、理解处理好与他人间的关系为基础的。在这个意义上,我认为生活本身实际就是一种修行,在家出家都是可以精进顿悟的。

慧能显然不会赞成卧轮禅师的观点。

卧轮禅师的“能断百思想”,处在“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的第一阶段。断代表隔绝,这就表明了强烈的分别心,他没有做到“无相”。

卧轮禅师的“对境心不起”,“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的第二阶段。不起代表无心,此时主客观的界限不存在了,但是因为没有俗物进入,自然也不存在离开,所以,他没有做到“无住”。

慧能认为的最高的境界,是内心像一面镜子,镜子只是显示俗物的样子,并不保存俗物本身。可以说,做到了“物来则应,过去不留”。此时,才真正达到了“无相,无住,无念”。

答:反对。自性圆满何来日日长。有方法就有对立,有对立何谈圆满。有思想就有概念就有框框,有框框何来天下万物如一。断思想,用什么来断思想,断的是什么思想。当断思想的概念一出就已经错大了!

题外话:卧轮大师的理论明显有神秀大师一派的特点,只是相对于惠能大师一派是错的而已。想达到卧轮大师诗中的境界也不是一朝一夕那么容易的。

常人只看到惠能大师一朝闻《金刚经》开悟,岂可知惠能大师在开悟前下的功夫。世间没有不付出白得的东西。历代高僧大德都是在自身聪明才智的基础上,通过毕生或几十年对一个问题的苦苦探寻加严苛的戒律修行才开悟的,不是看来的那样一下开悟的。世间最宝贵的东西,岂可不用付出即可一下得来的那么便宜。

我觉得慧能会反对,因为卧轮太刻意了。慧能的主张“三无”是顺其自然的,不执着于相、不刻意于念,心流无住。

今天的脑洞是熵增。秩序都是刻意而为的,如果不进行外界能量输入该系统就会熵增直至热寂。从这个角度上想,慧能也是顺应了宇宙的最终大规律了。

《五个小标题》

清静

慧能反对刻意,一旦刻意,本性就不再清静。显然卧轮禅师在此处的修行属于刻意行为。

无相

“无论眼前发生了什么,我的心都一动不动。”符合无相的要义,没有执着于客观世界。

无念

太执着于主观信念,认为只要断掉念头就可以天天进步,违背了无念。

无住

“无住”认为人原本的心念是迁流不息、不会停留的,而卧轮禅师认为自己的心可以一动不动,显然与之相背。

看山与看水

看山看水的三重境界正对应着人类科学地认知外部世界的过程,它懵懂的认识到了人类感知外部世界是被感官通道所规定的。这是认知升级的过程,也是哲学思想的提现。

1-禅宗讲的是“无相”、“无念”,认为眼前的世界与心中的世界是没有分别的,而卧轮说“对镜心不起”,这很明显是把“境”与“心”二元对立,认为“心不起”是高于“相”的,自鸣得意于自己的静心是高于凡人的,这是很强的分别心,违背了“不立正邪,本性清静”。在禅宗看来,大家都一样,都有佛性,觉悟的时候,就是涅槃的时候。

2-卧轮说的“菩提日日长”,是典型的“渐悟”,认为自己在一步步接近佛。但在禅宗慧能看来,这种无限可分的高低差别,岂非造就了无限多的“分别心”和人与人的差别?应该是人与佛之间就是一层薄纸,哪一天突然明白了,人就成佛了,这是“顿悟”,哪来那么多的阶层?

我有个问题想不明白,请教熊老师:不提倡坐禅,为什么叫“禅宗”?

大部分宗教都有一些通用的基础经典,不同的派系只是对经典的编译和解读有区别,比如基督教的《旧约》《新约》,儒家的五经,公羊毂梁只是对《春秋》的解读不同,但不会说“除了自家的传,其他经书都不用读”。

但佛教的不同派系,通常都有自己的独尊的排他性的经典,其中很多连“佛说”这个通用宣称都不用了,那么除了“释迦摩尼修炼成佛了”这个故事,它们之间还有什么共通性吗?

基督教,先用彼岸信仰指导信徒在此岸的精神生活,又通过收编亚里士多德来指导此岸的物质生活;佛学的经文和修行,大多是针对此岸的,只是没有进行规范指导,而是说此岸的精神物质都是虚无的,但信徒依照“真谛”又无法生存,只能口中信真谛,现实行俗谛。

造成这样差别的,除了佛学厌世的基调,是否还因为,在佛学传播的世界里,并不存在其他对此岸的物质世界能有效解释的学问,可以成为佛学的敌人,值得被佛学收编。

我觉得慧能会反对的,卧轮的说法既属于“渐修”,又包含“刻意”。

其中,“佛性修为可以精细化对比”的观点,似乎不只有别于慧能,也违背了佛学正法,但违背的是哪一条呢?

这几课,感觉自己越来越糊涂了。

如果说不动念头是一种“伎俩”,恐怕惠能大师不会对这种说法满意。“伎俩”更像是一种“技能”,一种刻意习得并刻意为之的东西,而并没有断绝分别心,甚至反而是在加深它。

如果真的断绝了分别心,那就不应该说“能断百思想”和“对境心不起”了,“断”和“对”更像是一种对立而非融合。如果分别心已经消除,“境”与我已经消除了差别,又怎么会存在“对”境的情况呢?

老师好!

“卧轮有伎俩,能断百思想。对境心不起,菩提日日长(zhǎng)。”——我卧轮很有本事,能断掉所有的念头,无论眼前发生了什么,我的心都一动不动,于是我的修为每天都在提高。

慧能会从“离相”和“本性清静”的角度赞成这样的修行;同时,他又会从刻意行为和分别心的角度反对这种修行。这种情况下,慧能可能会卧轮禅师讲:“修行佛法的人,应放下一切分别心、“我执”和“法执”,去刻意执着、强调于某种无限拔高的具体修行方法。”

慧能当然不会认同。

不过从这里还是看得出来慧能也挺难的,要从原来相对完备的楞伽宗思想里找出漏洞来反驳,让自己的思想有市场,需要强大雄辩的武器。

慧能的问题是如果把坐禅当作外道去否定,把追寻解脱涅槃与苦海沉浮的分别去除,佛教思想的根基就被抽走了。还好,或者说,正因为他是在世俗化、实用性特别高的华夏文明里拐的这个大弯,才有存活土壤。我们的先辈们并不觉得人生毫无希望,尤其是在那个鼎盛的唐代盛世中,原先佛教追寻解脱的思想可能反而偏向小众。

慧能不会赞同这样的观点。所谓“对镜心不起,菩提日日长。”卧轮禅师在说“心不起”的时候首先要定义“心”才能不起,但只要想到“心不起”就说明心已经起了,因为心里已经有了“不起”念头。

对后一句话的分析也是同理。要想“菩提日日长”,首先得有“菩提”的概念,而有了“菩提”的概念就自然有了“我”的概念,就一定会存在分别心。有“我”,“菩提”才会“日日长”。有长就意味着有基准,有基准就是分别心的表现。

综上所述,慧能是不会赞同的。他自己的佛偈“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说得非常清楚。菩提树,明镜台都没有。既然没有也就不会有起或者不起的问题,更不会有“日日长”的问题。

PS:对于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的三重境界,让我想起了康德的哲学。“纯粹理性批判”是“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实践理性批判”是“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_^

卧轮禅师明显是刻意练习一派,他的修行方法,慧能不会认同的。

1.“能断百思想”,表面上看是追求无念,但这本身就是一种执念。

2.“对境心不起”,这是要自己的意念停留在一种静止状态,而这恰恰走到“无住”的反面。

卧轮禅师和惠能大师的观点格格不入!卧轮认为卧轮禅师讲过一个佛偈:“卧轮有伎俩,能断百思想。对境心不起,菩提日日长(zhǎng)。”惠能认为:“惠能无伎俩,不断百思想。对镜观心起,菩提不增长!”禅宗不是断百思想,而是观百思想,无所住而生心;不是对镜心不起,而是对镜观心让眼前念头来去自如,不断不追;菩提不是日日长,佛性菩提不增不减,不垢不净,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只是一种存在,一个进入菩提境界的人就像睡着的人不知道自己睡着一样,是无我的!

佛陀的“无相”是将一切客观事物打散,把我本身也当客观事物打散,而慧能的“无相”是把自己融入客观世界,达到无我之境;佛陀的“无念”是远离人烟去修行,断掉一切业力,以至于心业全无,慧能的“无念”则与“无住”相辅相成,不再刻意截断心念,而任其如同客观事物一样奔流不息,随缘变化。细想,佛陀是在借用世俗的力量(如超度转轮王)帮自己超脱,慧能则提倡顿悟后,用超脱的智慧来过世俗生活。

卧轮似乎追随达摩断其思想,但坏就坏在写出了这个佛偈,可见其“断思想”这个心念永驻心中。虽自夸,终修不成。

慧能反对的应该不是坐禅,而是刻意的坐禅。达摩通过坐禅达到了“本性清净”,和慧能通过其他方式达到“本性清净”,本质是没有区别的,方法不同而已。

再说,达摩是第一个通过坐禅方法“得道”的,既然是第一个,哪来的刻意呢?后人通过模仿坐禅才是刻意。

举个万维刚老师说过的例子,二战时,美军在东南亚丛林里抗击日军,当地土著发现美军不用自己打猎、采集就有源源不断的物资补给,有一天有一个土著发现有“大鸟”空投了物资,而这时他正好在摸鼻子,他就认为是自己摸鼻子召唤来了“大鸟”,最后美军撤离了,这个摸鼻子的动作也变成了一种仪式。

慧能当然会反对啦,卧轮禅师落入了死空(禅宗上讲叫枯禅),误把禅定的功夫当成了如来藏真心。当时这个事情也记载在了禅宗的公案上,卧轮禅师讲偈:“卧轮有伎俩,能断百思想。对境心不起,菩提日日长。”慧能看到后也做了偈:“慧能没技能,不断百思想,对镜心数起,菩提做么张?”   如来藏本自清净不生不灭,不增不减,怎么可能日日张呢


主页                         陵园介绍                        墓型介绍                        公墓新闻                         风水文化
联系我们:
028-87462085
联系QQ:1559307598
手机号码:17898150770
联系邮箱:1559307598@qq.com
———————————————————————————————————————————————————————
——————————
——————————